名师风采 | 陈恬老师:以戏剧之眼打量大千世界


陈恬,南京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副教授,主讲中国戏剧史、外国戏剧课程。主要从事中国传统戏剧研究和当代剧场评论。兼任《戏剧与影视评论》副主编、Theatre and Performance DesignRoutledge, London)编委。在教学、研究方面均有所建树,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推开文学院的大门,感受到的或许是百年的学术积淀,或许是《青衣》《蒋公的面子》《杂音》等一系列优秀的作品带来的启迪,或许是院楼内静谧的氛围浓厚的书香气,或许是文学院教师渊博的知识和独特的人格魅力。陈恬老师正是其一,她的可爱令人印象深刻,她的课堂总是为学生称赞。 

   

   

“是莎士比亚和关汉卿有趣”  

   

   

提及陈恬老师的课堂,大多数同学的第一反应都是“有趣”。课堂上对莎士比亚剧本的分析,对古希腊神话体系的梳理,对当时剧场情况的介绍,总能使人感受到她对戏剧发自内心的热爱。在“南京大学有哪些有趣的老师”这一知乎问题中,网友苏玖玖的高赞回答便对陈恬老师上课时的情形做了详细的描述: 

   

“我真的很爱陈恬老师,真的,她上的中国戏曲舞台概论,明明是个面瘫少女,却经常自己为了一些有趣的点在台上笑开花,有一次给我们展示当年粉戏的老照片,指着PPT强调,眼睛都兴奋得眯起来……”  

     

对于同学们的评价,陈恬老师谦虚地表示“她只是尽了本分”——“主要不是我,是戏剧有趣。好的老师可以把微积分讲得有趣,我把莎士比亚和关汉卿讲得有趣,其实他们比讲稿之中的更有趣。” 

   

在多年的求学、教学生涯中,南大似乎一直没有变过,自由的形象,诚朴的学风一直在老师心中——“从来没有人干涉我应该做什么课题、写什么文章,也没有人规定我要怎么上课、怎么考试。” 

   

而学生的状态却是不断变化的。近年来国内不断上升的演出市场让学生有更多的机会走进剧场,接触国际顶尖的作品;南大日益丰富的戏剧交流平台和不断改善的剧场实践条件也使得学生对专业的热情和自主学习的积极性都比以往更高。这种情况下,知识在课堂上的权威性有所下降,曾经被视为金科玉律的戏剧范式和“本质”的东西被打破,不再需要传达给学生。仅仅告诉他们戏剧的前世今生或许就足以启发关于未来戏剧的想象。尽管教学看起来“日以轻松”,困难却依旧存在,老师坦言,“近几年我的一个主要焦虑就是,我要更加用功,不断更新知识,才配得上这些学生啊!” 

   

   

“在剧场里生,在剧场里死”  

   

   

在过去的一年中,陈恬老师曾走过不同的城市,在剧场中看过80余场戏。这种看戏的经历对于老师来说,也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别林斯基说过:‘去吧,去看戏吧,如果可能的话,就在剧场里生,就在剧场里死。’这样文艺煽情的话我说不出口。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今天的戏剧艺术是一种关系性的艺术,一种过程性的体验,只有走进剧场才能理解;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即使死宅也需要有置身人群、拥抱世界的时刻。” 

   

剧场能给我们带来感官上和心灵上全方位的刺激,它使得我们在一个固定的空间和时间范围中面对更加复杂的世界,更加真实的自己。然而,当下的剧场也似乎在遭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冲击。电影电视媒介艺术的迅速发展和ACG文化的异军突起,都需要剧场不断去寻找无法被取代的艺术表达潜能,以区别于其他能够提供相似故事和人物的艺术媒介。但这对于戏剧来说,是挑战,也更是机遇。   

   

同时,现代科技与戏剧的关系似乎也值得我们深思。一方面,从古希腊的“机械降神”到如今的虚拟现实,都表明剧场一直在积极地吸收最新的技术;而另一方面,对于技术的利用也会引发戏剧这门历史悠久的高雅艺术是否堕落的担忧。提及这个问题时,老师引用了本雅明的观点: 

   

“人类感性认识的组织方式不仅受制于自然条件,而且也受制于历史条件。” 

   

她十分赞成在剧场中试验一切新的技术手段,“技术正在强有力地重塑人类的感知方式。如果我们已经身处一个虚拟现实和赛博格的世界,而剧场仍然保持文艺复兴时期的样子,难道不是一种扭曲和虚假吗?”对于老师来说,不论是将戏剧等同于文本,还是将其捧上高雅和经典的神坛,或多或少都会造成戏剧与时代的剥离,使之与人类痛痒无关,而沦为一种安全而稳妥的审美或娱乐。 

   

   

“在一个具体的历史语境中理解戏剧”  

   

   

本科就读于经济系的陈恬老师,怀着对于戏剧的热爱和一颗文艺青年的心考入了戏剧影视文学系。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其实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于戏剧这样一门高度依赖集体、依赖物质,因而有广泛社会关联域的艺术样式来说,经济学可以提供很多研究方法上的支持,帮助我们理解人和人的行动。所以我会跟学生说:坚持读《经济学人》,你会成为更好的编剧。并不完全是讲笑话。” 

   

在课堂上,老师始终希望学生们明确一个观念——戏剧不等于文本,而文本不等于思想。仅仅像中学阅读理解那样,总结主旨大意、遣词造句是没有办法深入理解戏剧的。对于戏剧这样一个高度依赖社会的媒介来说,我们需要“知人论世”,在真正了解一个具体的社会环境后再去理解剧本本身。 

   

出于这样的考虑,老师曾为我们布置过一个作业——想象你是某一个历史时期的观众,去看戏会有什么体验?老师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通过思考当时城市中的剧场数量、剧场在城市中的位置和交通条件、结构、容量、舞台技术条件、投资者和管理者、演员的教育程度、职业化程度、性别构成、收入水平等等问题,“在一个具体的历史语境中,理解戏剧意味着什么。” 

   

   

“和世界对话”  

   

   

如同其他艺术,戏剧学习的方法似乎也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我们似乎总渴望自己有惊为天人的才气或者是数十年的勤奋与积累,来支撑自己在这条开满鲜花却也荆棘密布的路上走得更远、更好。这里,陈恬老师也提出了一些她自己的建议: 

   

最重要的是开放的心态。对于创作者来说,戏剧不是一个由前人规定好的样子,而是对人类表达自身的不断探索与追求。只有拥有开放的心态,才能不断回应这个丰富多彩却也变化多端的世界,而只有有了回应,才能使创作出的戏剧获得有关人类、生命、社会真正的意义。“我希望我的学生不是去模仿戏剧在一千年前、五百年前的样子,而是去创造我未曾想象过的戏剧。” 

   

其次是强健的体魄。“不管是写剧本还是写论文,演戏还是看戏,腰椎都很重要。“老师如是说。 

   

最后,陈老师也对想报考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的同学说: 

这个世界充满难以想象的苦难,学习戏剧是一种特权。所以,要学得开心,要和世界对话。 

   

   

推荐书目 

   

1、《戏剧与影视评论》,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系主编杂志,同名微信公众号或淘宝南大黑匣子有售。 

2、斯蒂芬·格林布拉特:《俗世威尔:莎士比亚新传》 

3、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契诃夫的一生》 

4、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 


  

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新鲜资讯一手掌握! 

(来源:“南大招生小蓝鲸”公众号)